行业资讯

上市在即,比特大陆如何撑起120亿美元的估值?

 

监管收紧、熊市漫漫,这会是矿机厂商上市的最后机会吗?

今日,财新网报道,比特大陆完成B轮融资,融资规模3-4亿美元,估值约为120亿美元。此轮投资由红杉中国领投,美国对冲基金Coatue、新加坡国有投资基金EDBI跟投。Odaily星球日报方面向比特大陆求证,对方表示不予置评。

其实,今年1月和6月,已有媒体曝出红杉中国参与比特大陆规模4亿美元的Pre-IPO融资,后者一如既往地不予置评。此外,去年9月,比特大陆已经获得获红杉资本与IDG资本的5000万美元投资。

财新的报道再次坐实了本次融资。密集的资本动作让比特大陆年底上市的消息显得越发“非空穴来风也”。矿业霸主比特大陆并不差钱,融资一方面利于完善股权结构,二是利于给上市后的业务扩张准备充足弹药。

此前,第二矿机厂商嘉楠耘智和名列市场第三的亿邦国际,都相继在港交所披露招股书。这些似乎在向市场透露着一个讯号:矿机厂商必须得上市了。

三大矿机厂商扎堆上市,同时监管这两年对数字货币矿业的态度有所收紧,这像极了当年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市潮——再不上市,可能就担心上不了了。观察者们对互金平台上市契机有以下判断:(1)互金平台利润正值巅峰,获客红利将逝去。金融本质是风险的生意,利润与借款人还款意愿和能力极大相关,不少互金平台前期几无风控,后续风险也将逐步暴露。(2)政策风险收紧,一旦没拿到P2P备案资质,很可能影响后续估值。

一年之后,我们可以再次利用类似的逻辑,来理解矿机厂商的“上市潮”。

区块链概念大热,估值正值巅峰

对于区块链企业来说,今年同样是“估值巅峰”。从2017年年底开始,区块链成为继人工智能之后最强风口,热潮从一级席卷二级,曾经备受鄙夷的比特币也逐步洗白,不过二级市场却鲜有真正做区块链的公司。

区块链作为新兴行业,其中成熟企业不多,矿业(挖矿和矿机生产)是其中最为古老的行业之一。他们借着春风迎来了上市的机会。当然,科技新概念在刚出来之时总会经历泡沫期,未来泡沫必将泡沫。此时正是他们融资的最佳机会。

除此之外,币价在年末岁初又遭遇一波大涨,概念大热拉动韭菜进场,币市迎来一波牛市。矿机的价格与销量本身就与币价紧密绑定,几大矿机厂商的收入因此水涨船高。前两年币市行情不错,嘉楠耘智2017年利润涨到3.61亿元,相当于2015年的230倍以上;利润率也从3.2%涨到36%。

经历岁末的疯狂后,币市在2018年逐步转熊。去年涨破1万美元的比特币,今年一度跌破6000美元;以太坊价格也在年初两波小高峰后转入疲软。矿业随之陷入低迷,矿机价格在20天内腰斩,挖矿利润率从年化300%一再下挫至100%和30%。矿场主们表示,“币市再这样熊下去,谁都撑不住”。

矿机厂商需要抓住这个估值和利润好看的窗口期。

监管收紧,中国数字货币矿场被迫关闭

除了估值正处拐点,监管环境也面临着更大的不确定性。

嘉楠耘智曾先后尝试于创业板借壳上市和新三板挂牌,均受到交易所多次问询折戟。据《时代周报》报道,这主要是因为“挖矿行业在国内不属于政府扶持的产业,资本市场接纳程度不高。”一位区块链行业资深研究人士表示,企业主营业务涉及到和加密货币相关产业,监管对其上市顾虑较多。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大概因而转向海外上市。

比特币从诞生之日起,就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多次受到监管整肃,包括2017年6月的反洗钱和9月禁ICO和场内交易。矿业虽然并不受监管支持,却从未直接干预。

情况在今年发生改变,监管开始剑指矿业。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8年1月2日,互金整治办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据《财经》报道,监管部门有逐步取消电价、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的计划。监管也间接让国内电价成本骤升,国内不少小矿场被迫关闭,大矿场转战海外。

全球大部分的矿场开在中国,意味着矿机买主多为中国人,中国监管必然影响矿机市场上利润。2017年,嘉楠耘智在中国以外客户贡献的年收益仅占总收益的8.5%。其招股书提到:“倘中国政府完全禁止挖矿、持有及使用比特币,我们将无法在中国销售我们的产品,我们也可能会无法在海外产生足够的销售额来弥补该等业务损失。”

何况如今各国对加密货币的态度也尚未明朗。

监管收紧叠加上区块链的热潮,如今不失为上市的契机。

单一营收依赖币市,挖矿芯片竞争愈发激烈

上市势在必行,却非一蹴而就。

作为矿机行业龙头,比特大陆市占率是第二名的3-5倍。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吴忌寒透露比特大陆去年收入达到了25亿美元。这是嘉楠耘智的12倍。然而,矿机厂商若要上市,很可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公司营收单一、利润受币价影响大、传统芯片厂商入局竞争。

嘉楠耘智和亿邦网络的招股书均显示,矿机销售都占营收90%以上。单一的收入结构意味着经营风险不够分散,况且矿机行业对币价极为敏感,而币市相关性大、波动也极大。清华同方研究曾对未来比特币价格相对于8000美元这盈亏平衡点的波动,对嘉楠耘智营收的影响做相关敏感性测试。

嘉楠耘智2017年收入13亿元,净利润3.6亿。同方研究假设比特币价格2018年的涨幅为10%、50%、100%,公司矿机销售收入估算分别为5亿、25亿、50亿元人民币,同比2017年增长-61.5%、-92.3%、284.6%。假设币价下跌幅度为10%、30%、50%(对应7200美元、5600美元和4000美元),公司矿机销售收入估算分别为2.25亿、1.75亿、1.25亿元人民币,均同比2017年大幅下滑。

坏消息是,现今币价一跌再跌(6000美元附近徘徊),矿机需求下挫。

熊市未央,竞对入场。

本来,ASIC挖矿芯片是矿机厂商的专场,AMD和英伟达等传统芯片厂商只涉及GPU挖矿的币种。往往比特大陆入场之后,GPU就没什么竞争力了。

有趣的是,今年,传统芯片厂商也开始染指ASIC挖矿芯片。年初有媒体报道,三星在生产挖矿硬件,1月底前批量生产。从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角度来说,也倾向于将比特大陆等与英伟达作为参照。可说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早已不是矿机厂商而是传统芯片厂商。

比特大陆讲的两大未来:人工智能芯片+区块链产业生态

矿机厂商需要平滑加密货币风险,也需要对抗竞对入场。

应对方式很简单:在英伟达变成比特大陆之前,比特大陆要先变成英伟达。

嘉楠耘智在招股书中表示,正在投入大量资源研究及开发人工智能产品。公司已于2016 年开始开发人工智能应用的ASIC 芯片,并计划于2018 年第四季度批量生产的边缘运算芯片,称为KPU。比特大陆则在2017 年11月推出AI品牌SOPHON,并在随后开始销售张量加速计算芯片“Sophon BM1680”的早期原型。吴忌寒今年6月更是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五年内比特大陆近40%的收入将来自AI芯片。

挖矿芯片厂商转向AI天然企业,但不可否认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在这个行业面对的是更为强大的对手:英伟达、AMD、英特尔、高通、谷歌等。

如果说研发芯片是比特大陆已经做了五年的事,这些厂商历史最悠久的已经有50年。

毫无疑问,在AI芯片领域,比特大陆是一个后来者。芯片领域的先发优势有多重要,看看高通和英特尔就知道了。

英伟达从1999年就生产出第一张GPU,蛰伏近20年方在人工智能大潮中爆发,GPU至今仍是AI加速器的主流。FPGA芯片诸如百度和深鉴科技。ASIC芯片,国外有谷歌的TPU,国内有寒武纪的GPU和地平线的BPU等。

简而言之,AI芯片的第一轮大战已经结束了。比特大陆突围不易。

显然,比特大陆并不仅押注于AI芯片,还有被看做下一代互联网的区块链。

遑论其布局已久矿业,比特大陆在区块链领域正通过密集的投资布局公链、交易所和应用等上下游。包括去中心化交易所DEx.top、人工智能公链AIChain、公链项目亦来云、侧链项目RSK、区块链银行Circle、区块链企业节点监控平台Path、区块链隐私解决方案提供商Stark……比特大陆鲜有透露资本动作,我们只能窥探一二,而无法描摹出其整个投资版图。

纵使争议缠身,比特大陆依然是一边块链、一边人工智能,手握两大未来的Story Teller。

彭博曾根据英伟达和MTK的市值(英伟达2017年收入97亿美元,净利润10亿美元),给予比特大陆88亿美元的估值;今天,红杉给出了更大的120亿美元。

面对神秘的比特大陆,我们也许会疑惑:当币价接近2万美元时,其25亿美元的年收入无疑可以撑起上述估值;但当币价跌破6000美元时,比特大陆还能撑起这个估值吗?

这个答案,可能真的要等到比特大陆上市才能知道。